河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唯一心动 > 14、Chapter 14

14、Chapter 14(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ttps://2zw.org,hetu2024.com,https://cmshyxs.com,

两人并肩在几排宿舍楼中间的路上走着,唐星然摘下帽子,挂在手指上转圈圈。

萧惟不说话,她侧头看了一眼,看到他凸起的喉结和流畅的下颌线。

“小惟啊。”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唐星然舔了舔唇:“跟你说一声,我发现你长得真的还,还凑合。”

“……”

不远处就是最后一栋宿舍楼,再往前就是医务室。

唐星然不想这么快到,而且她压根没中暑,也不知道萧惟非叫她过去干嘛。

她走路的速度慢了下来,堪比乌龟爬行。

她慢,萧惟也跟着她慢慢走,几步之后,他忍不了了。

“稍微走快点?”也太慢了。

唐星然撇撇嘴,“我腿疼,走不快。”

萧惟:“……”

唐星然侧头看他,“要不还是不去医务室了?我们随便转转怎么样,散散步?”

萧惟侧头看她,淡淡问:“不是腿疼?”

“……”唐星然眨了眨眼,“只有去医务室的路上腿疼。这条路可能对我有什么诅咒。”

“……”

“而且我没中暑,真的不用去医务室!”

说着,唐星然抬手轻扯了扯他的袖角。

萧惟低头看着她的手,再往右一寸就会碰到他的手…

他感觉心里一软。

但沉默了半晌后,他还是坚持:“先去医务室。”

他想问问看有什么预防中暑的药,军训还有两天才结束,后两天也是高温天,他怕她真热晕了。

唐星然睁着大眼睛看他,又扯了他两下。

两人站在原地僵持不下。

萧惟想了想,说:“不然一会儿教官可能会去医务室问医生,就知道你都没过去过,不就露馅了?”

“……”好像有道理,但她还是有点犹豫。

萧惟看她低着头不说话,手里还捏着他的袖角,继续道:“去了医务室之后,要是你不想回去训练,可以休息或者四处转转。”

唐星然抬头看他,问:“那你呢?”

她是想到处转转的,前几天都没空,军训基地这么大,跟探险一样!

但她不想一个人“探险”,有人一起才有意思。

萧惟:“我……”

她捏他袖子的手又紧了些,睁着大眼睛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萧惟咬了下唇,改口道:“可以陪你一会儿。”

“如果需要。”

唐星然这才扬起了唇,笑着点头:“那好!”

她松开手,萧惟感觉袖子上一空,握了握拳。

两人并肩朝医务室走去。

-

医务室里有一个女医生,一男一女两个学生。

男生是中暑晕倒的,女生扭伤了脚。

两人等了一会儿,女医生转头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很冷漠地问:“什么事?”

唐星然侧头看萧惟,重复道:“什么事?”

“……”萧惟想了想,说:“我同学她刚好像有点中暑,现在已经好了。她怕明天再中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药可以预防。”

女医生点了点头,随口道:“藿香正气水。”

萧惟:“那就要一盒藿香正气水。”

“20一盒。”

“……”

唐星然看了眼萧惟,摊手道:“我没带钱。”

萧惟也没打算让她付钱,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50块纸币。

女医生接过,找零,拿药。

出了医务室,唐星然带着他往再后面走,发现再往后就是几间平房,然后就是围墙。

她找了处阴凉的地方靠着墙休息,看了眼萧惟手上的药盒,“这什么东西啊,你喝过吗?”

萧惟摇头,淡淡道:“没。”

唐星然挑眉:“藿香正气水,是不是很香啊,跟小时候喝的葡萄糖酸钙一样。”

她伸手接过来,“要不尝尝?”

萧惟:“嗯。”

打开包装盒,里面是一排小小的棕色玻璃瓶,她用小吸管戳开一个,吸了一点点。

……

……

这是什么玩意!!她此生就没喝过比这更难喝的东西!!

唐星然眉头紧拧着,突然眼珠一转,马上变了张脸。

她笑着看向萧惟,又拿出一瓶,戳好吸管递给他:“挺好喝的,你也来一瓶吧。”

萧惟顺手接过,放到唇边一大口喝了一半。

“……”呵呵。

他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唐星然看到他皱起的眉头,笑得停不下来,边笑变问:“好喝吧?”

“……”

萧惟冷着脸看了她一眼。

她笑着朝他手里的药瓶扬了扬下巴,说:“拆都拆了,别浪费啊,要不我们一起喝完吧。”

“……”

唐星然抿着唇笑:“预防中暑,对身体好,我们一起喝,就能一起长命百岁!走上健康之路!”

“……”萧惟瞥了她一眼。

他抬手,把剩下半瓶一口喝完,努力控制表情。

萧惟喉结滚了下,侧头看唐星然:“该你了。”

唐星然敛了些笑意,低头咬了下吸管,然后松开。

笑话!她怎么可能会喝!

“小惟,我告诉你个秘密。”

“?”

她放下玻璃瓶,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小声道:“其实,我对藿香过敏!你不知道吧?”

“……”

萧惟拆穿她:“你刚都不知道藿香是什么,怎么就知道对它过敏。”

唐星然挑眉,嗖得一下把瓶子丢进附近垃圾桶,先彻底摆脱苦难源。

“其实我能活到现在特别不容易,每天都谨慎小心。”

“?”萧惟看她一眼,“然后呢?”

唐星然继续道:“我为了能好好活着,从来不乱吃乱喝东西,说不定对什么过敏得厉害,我就一命呜呼了啊!”

“……”这逻辑。

不过无所谓了,他也懒得跟她计较骗他喝藿香正气水这种小事。

她四处看了看,转了话题:“要不去另一边走走吧?”

萧惟不说话,但也跟着她过去。

另一边杂草丛生,两人绕了一圈,发现除了草和些许垃圾,什么都没有。

离解散还有很久,萧惟说:“回去吗?”

唐星然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其实,我想回去睡会儿。”

“……”萧惟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走吧。”

“你也回去睡觉?”

“送你回去,我回训练场。”

-

唐星然睡了快两个小时,睁眼时,看到宿舍的人都回来了。

错过晚饭了……

她坐起身,从包里翻出一袋小熊饼干,就着酸酸乳吃。

陈璐听到声音,从旁边的床上转头看她,“唐唐,你醒啦?你还好吗?”

唐星然摆摆手,把饼干袋子递到她手边,“已经好了。”

两人吃着饼干聊天,吐槽军训的事。

她低头,突然看到睡前她扔在枕头边的藿香正气水。

她笑了笑,“璐璐,你想不想喝藿香正气水?”

说着,把药盒递给她。

陈璐赶忙推回去:“别。我小时候经常感冒,我妈就老让我喝这个,我看到这几个字都想吐。”

唐星然想到下午萧惟喝藿香正气水的样子,莫名笑了出声,越笑越停不下来。

陈璐看着她,一头雾水,问:“唐唐你怎么笑成这样?”

她一边笑一边摆手:“没,没什么,我就是想到了…好笑的人。”

……

……

晚上熄灯前,姚青悦来宿舍找唐星然。

她踩着窗沿跳下去,踩着鞋走到门口,问:“怎么啦?”

姚青悦看了她一眼,“去厕所吗?”

“?”唐星然笑了声,“你找我就是叫我一起去厕所啊?走吧走吧。”

军训基地的厕所是旱厕,她每次进去都要做一会儿心理建设,然后捏紧鼻子。

而且厕所离宿舍楼很远,要走好几分钟,天黑之后更恐怖,里面只有盏一闪一闪感觉随时会熄灭的电灯泡。

两人在土路上走着,只有零星几盏灯发出微弱的光。

“唐唐,我好激动啊!我今天在食堂门口碰到付楚了!”

唐星然很捧场地“哇”了一声,问:“然后呢?对了,我觉得他这个人也挺搞笑的,上次我竞赛课的时候想再帮你问他要q.q,他说他为了专心学习注销了!”

她摊了摊手,吐槽:“怎么会有人为了学习注销q.q。”

姚青悦唇角控制不住地扬起,有些兴奋道:“他没注销!要不就是又注册新号了!他今天跟我对视了好久,我就问他要电话了,结果他把电话和q.q号都给我了!”

“哇!那不错诶,嘿嘿,青悦,你不会要谈恋爱了吧!”唐星然看着她坏笑。

姚青悦拍了她一下,“八字还没一撇儿呢,等军训完周末先找他聊天试试!”

“我觉得行!”

姚青悦想了想,又道:“不过我聊什么啊...不知道这种学习特别好的男生都对什么感兴趣。诶,唐唐,萧惟喜欢干什么啊平时?”

唐星然想着,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他有什么爱好,半晌后,说:“萧惟啊…他好像就只喜欢学习。”

姚青悦笑了声,“那怪不得他能考第一。”

说着,两人就到了厕所门口,唐星然迈进去,看姚青悦没往里走。

她转头问:“你不进去?”

姚青悦笑着说:“我不去。我就是,借口上厕所,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喜悦!”

“……”

唐星然摇了摇头,进了厕所。

她正要站起身,厕所屋顶那只仅有的灯泡突然灭了。

被吓了一跳,她摸着黑站起来,突然,脚下一滑,她努力站稳。

结果,她人是稳住了,但脚上一空,一只鞋没了……

出宿舍时她懒得穿鞋,就踩在脚上当拖鞋穿,刚就这么掉了。

她低头看了看,一片漆黑…不过刚才好像声音,估计她那只鞋已经壮烈牺牲了。

真是倒霉透顶……难道是她今天装晕遭的报应?

她大喊了声:“青悦!!”

姚青悦以为出了什么事,进门去看。

“我靠,灯怎么黑了?唐唐你在哪?”

唐星然应了声:“我在这!唉,算了,你也看不见,我慢慢出去吧……”

“你小心点啊,别掉进去了。”

“......”

她凭借记忆,好不容易跳着脚出去,到达门口。

姚青悦看她跳着走,顺手扶住了她,疑惑道:“你上厕所扭到脚了?”

“……”唐星然觉得有点丢人,小声说:“不是,我鞋…掉坑里了。”

姚青悦抿了下唇,2秒后,笑出了声。

“哈哈哈!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笑,但真的太好笑了!!”

唐星然:“……”

姚青悦扶着她往回跳着走,问:“你还带其他鞋了吗?”

唐星然点头:“带了,宿舍还有一双…”

走到快一半,远远看到两个人正往厕所方向走。

走近了之后,借着一点灯光,她看清了是萧惟和付楚两个人。

……

……

萧惟也看见了她,被一个女生扶着单脚跳,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她这又是唱哪一出?

付楚笑了声,看向萧惟说:“哇,这么巧?诶,你的小姑娘怎么跳着走路?”

“......”萧惟淡淡道:“别乱叫。”

四人碰面。

萧惟低头看到她一只脚没穿鞋,只穿了双明黄色的卡通袜子。

萧惟停住脚步,抬眸看向唐星然,问:“你在干嘛?”

“……”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