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 4(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ttps://2zw.org,https://cmshyxs.com,cjswu.com,

唐星然不想背锅,不愿给他当这个挡箭牌。

她直言道:“这么多位置都是空的,你干嘛要给我占一个?”

“……”猪队友。

萧惟也有点纠结。

但他实在不想李爱桐坐他旁边,她从初中就缠着他,一路又缠到高中。

2秒之后,萧惟作出决定。

他看着唐星然,淡淡道:“我想给你占。”

说着,他把位置上的书包挪开了,示意她坐过去。

李爱桐脸青一阵白一阵。

初中她追了萧惟两年,虽然没进展,但他身边也没有过别的女生。

难道……

李爱桐看了眼唐星然,又看向萧惟,难以置信道:“萧惟,你是喜欢她吗?”

他低头吃饭,不说话。

打饭窗口的大妈都看着三人的热闹,唐星然也感受到了此刻气氛的尴尬。

她丢下一句:“那个…我去吃饭了,你们聊啊。”

说完,唐星然就端着餐盘去了别处,找了个离两人最远的位置坐下吃饭。

另一边。

李爱桐看着萧惟:“你看,她都不想跟你一起坐!”

“……”

萧惟不理她,慢条斯理地吃饭,举止优雅。

李爱桐:“你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初中我好像也没见过她啊。”

萧惟还是不说话。

但李爱桐一直站在原地,大有他不开口就不走的意思。

一会儿后,他有点无奈,忽视了她的前半句,淡淡道:“我跟她从小就认识。”

李爱桐听来,这句话等同于,他从小就喜欢唐星然。

她沉默了大半晌,红着眼走了。

-

第二天早上,唐星然去到教室。

一路上,有好几个女生上下打量她。

她什么时候魅力这么大了。

难道大家知道她是仙女这个秘密了?

到了教室坐下,陈璐已经在座位上。

她见唐星然过来,“唐唐,你跟萧惟真是青梅竹马啊!他从小就喜欢你?这都不跟姐妹分享,你还跟我说他是狗!”

“?”唐星然懵了:“什么玩意儿?”

陈璐:“这事现在几乎全年级的女生都知道了,我室友昨晚跟我说的。好像是萧惟跟九班一个追他的女生说,他从小就喜欢你。”

“但是那个女生也不记得你名字,就说是高一的一个粉色拉链女生。我一听,诶哟我去,这不唐星然吗?”

唐星然:“……”

上课铃响起,唐星然又开始走神。

萧惟不会真的说喜欢她吧,这是一场灾难啊!

也有可能是拿她当挡箭牌?

虽然这么想,但不知为何,她心里却隐隐感觉有点开心。

唐星然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大半节课都没听。

还好是英语课,不听也都会。

下课后,她帮杨老师收齐课堂作业,抱着一塔练习册去办公室。

“放那儿吧。”

唐星然放下练习册,正准备出门,被旁边的数学老师叫住。

“同学,帮我叫一下一班的数学课代表吧。”

“啊,好。”

她出了办公室,去一班。

到了门口,看她的人更多了,目光从她的校服拉链,移向她的脸。

唐星然下意识看了眼萧惟的座位,空的。

随后,她随便在门口抓了一个男生:“诶同学,能帮我叫数学课代表吗,老师让……”

话还没说完,那人转头看了一眼,打断道:“萧惟出去了。”

说着,就看向她身后,扬声笑道:“诶,萧惟,你的女同学来找你啦。”

他还特别加重了“女”这个字。

唐星然眉心一跳。

什么叫“你的女同学”?

她转头,对上萧惟那张冷脸。

他问:“什么事?”

唐星然抿了抿唇:“那个,数学老师叫数学课代表去趟办公室。”

萧惟:“哦。”

他转身往办公室走去,唐星然要回三班教室,两人有一小段是同路。

他一言不发,唐星然也没主动说话。

走廊里人来人往,萧惟走在她前面半步。

唐星然能闻到他校服上淡淡的洗衣液味,是清新的柑橘香。

这一小段路,看着萧惟的半侧脸,她莫名心跳加速。

她不对劲。

一定是该服用仙丹了。

回了教室,唐清然拿出麦丽素,迅速捏出一颗吃下,把包装袋收好。

心跳好像恢复正常了。

陈璐:“好饿啊唐唐,你还有巧克力吗?”

唐星然眨了眨眼,说:“没了,吃完了。”

-

一整天,唐星然时不时就想起萧惟喜欢她的这件事。

搞得她心神不宁。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拖了会儿堂,等唐星然到了食堂,已经满满当当都是人。

一起去食堂的几个女生一致决定分开找座位。

唐星然打好饭,端着餐盘四处游荡。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男生吃完饭,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她一个箭步走过去,抢占空位。

刚坐下,余光看到邻座的人是萧惟。

唐星然侧过头,看到他举止十分优雅斯文。明明是吃食堂,硬是被他吃出一种高级餐厅的感觉。

萧惟也看了她一眼,继续转头吃饭。

唐星然心不在焉,吃到一半,就被一口鱼香茄子呛到。

一边咳嗽一边摸着四个口袋,都没装纸。

这时,一张折叠起来的餐巾纸出现在眼前。

萧惟递给她的。

她拿了起来,擦了擦嘴。

等缓过来,她侧头看萧惟:“谢谢啊。”

“不用。”

一顿饭吃得心烦意乱。

根据她看动漫和言情小说的经验,她怎么都觉得萧惟不像是从小喜欢她的样子。

但也说不定是呢,萧惟这人好像日常就是冷脸。

快吃完时,唐星然忍不住了,与其自己想东想西,不如问问他。

她转头,压低了些声音问:“那个...你喜欢我吗?”

萧惟明显被问得一愣,手上的动作僵了僵。

“你在问我吗?”他放下筷子,侧头看她,“你想多了。”

说完,他又补了句:“不喜欢。”

“……”

唐星然心里一沉。

这对话,让她又想起了一年级的元宵节那天。

萧惟说他最喜欢的是可可,爷爷家那只狗。

唐星然“哦”了一声,“那就好”。

两人的对话到处结束。

-

从食堂回去上晚自习的路上,唐星然莫名心情不太好,却说不上是为什么。

到了教室,她从书包里又拿出麦丽素,破例一天吃了两颗。

也许是今天阴气重,仙女的元气消耗太快。

第二天早上,她提前了十五分钟起床。

洗漱收拾后,就去了学校东南角的裁缝铺,把粉色的拉链换回了白色。

但她的长相也很容易被记住,换了拉链之后,唐星然还是经常被人打量。

周四课间,唐星然去装水,听到有人在她身后窃窃私欲。

“她好像是一班萧惟的女朋友。”

“啊是她啊,不是粉色校服拉链吗?”

“拉链能换啊。我确定,绝对就是她!”

“……”

越传越离谱。怎么就成女朋友了?

她当时就直接转身,看着两个女生大声说:“我不是萧惟的女朋友。”

唐星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件事如此介意。

但那一刻,她就是很想澄清。

第二天,周五早上,陈璐坐到她旁边。

“唐唐,我昨天听我室友说,你跟萧惟好像分手了,她们还听说是你甩的他。”

“……??”

唐星然想了想,郑重地告诉陈璐:“璐璐,你回去跟你室友说一下,我跟萧惟就没谈过恋爱,他也不喜欢我。”

陈璐耸了耸肩:“其实我昨天跟他们说过了,我说你俩没谈恋爱。”

唐星然:“然后呢?”

陈璐:“她们不信。”

“……”

唐星然深吸一口气,拿出一颗麦丽素吃下。

算了,随便吧。

她是仙女下凡,凡尘种种,都是她应该渡的劫。

-

一周的课结束,周五放课。

唐星然回宿舍收拾了需要换洗的衣物,看完的漫画和言情小说。

她背上包出校门,唐慕的车已经停在路边等她。

上了车,姜静之和唐慕同时转过头看她。

“上高中累不累啊?”

“看着好像瘦了,是不是食堂的菜吃不惯?”

唐星然笑着说:“不累,都挺好的。”

她想了想,又道:“就是要跑操,上午下午各三公里,我可能是跑瘦的。”

姜静之诧异道:“运动量这么大?你能跑动吗?”

唐慕:“多运动也好,把身体锻炼好。”

一路上有说有笑,回到家,唐星然躺倒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找了个动漫。

没多久,姜静之和唐慕就从厨房端出了一桌子菜,都是她爱吃的。

“哇!”唐星然闻着味早就饿了,冲到餐桌上吃饭。

姜静之笑:“慢点吃,饿死鬼一样,能不能有点吃相。”

唐星然嚼着东西,含含糊糊说:“太好吃了,比食堂的好吃多了。”

唐慕:“要不下周我们每天去给你送饭?”

唐星然摇头:“不用不用,食堂的也凑合能吃,周末回家再吃你们做的,有对比才有差距!”

唐慕笑:“行,上了高中是不一样,知道给我们省心了。”

三人边吃边聊,姜静之抬头,问:“对了,萧惟在哪个班啊?”

“…一班。他摸底考试考的年级第一。”

唐慕:“哟,他现在学习这么好啊!”

姜静之笑:“萧惟从小就机灵,小学就知道骗着然然帮他背书包,帮他写作业。”

唐星然:“……”

“诶,老萧他们都没在北阳,萧老师现在也不在了。周末他得一个人待学校吧?”

唐星然:“不知道。”

萧惟的爷爷是北阳大学中文系的老教授,是唐慕和姜静之当时的老师。

三年级之后,萧惟的父母经常出差,萧惟就搬去跟爷爷一起住。

他爷爷很擅长书法,退休之后,就在北阳的书法协会任会长,声名远扬。

他上初中的时候,爷爷生病去世了。

姜静之看着她:“以后周末你叫萧惟一块儿来我们家吃饭吧,一个人在学校也怪可怜的。”

“……”唐星然撇了撇嘴,“不用了吧,他自己在学校挺好的。”

唐慕:“你怎么知道人家挺好的,哪有不想家的。然然,下周就记得把他叫过来。”

“…我试试吧,来不来就看他自己了。”

唐慕笑:“你怎么回事,你俩现在不熟了啊?小时候你不是还跟你妈说,你是萧惟老婆?”

唐星然:“……”

姜静之笑嗔:“这事别再说了,然然他们都大了。被别人知道还以为她早恋呢。”

唐慕:“放心,就咱们偷偷在家里说。”

“……”

唐星然想,她就是早恋,也不可能跟萧惟早恋,除非她脑子有病!

转眼到了周天傍晚,学校要求要回宿舍住。

唐星然带上零食和小说漫画,坐唐慕的车去了学校。

正是黄昏,夕阳透过两旁的行道树,点点金光洒进车窗。

临下车时,姜静之叮嘱了几句,最后又说:“对了,记得下周末叫上萧惟一块儿回来吃饭。”

唐慕也难得正经道:“就是,别忘了啊。要不老萧你俩一个学校我都不帮忙照顾下他儿子,下次见面该削我了。”

唐星然:“……知道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