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cjswu.com,

整个下午,梁晨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和米雪珊独chu的机会了。为了不让罗文腾发现,给罗文腾讲完题,梁晨也只好装模作样地写起作业。直到米雪珊做好晚餐,叫他们俩吃饭,梁晨才和罗文腾一起从房间里出来。

他们走出房间时,米雪珊已经早早地坐在餐桌旁了。梁晨本来给罗文腾讲题讲得有点累,但米雪珊的一身装扮令他瞬间眼前一亮,立刻又变得精神起来。

梁晨清楚地记得,刚才米雪珊还只穿了一袭黑色睡裙,本来光着一双腿,而这时候却换上了一条黑色丝袜。米雪珊身上穿的睡裙虽然比较宽松,但配上包裹在腿上的黑色丝袜,这身装扮也显得她格外妩媚动人。不过,也许是罗文腾在场的关系,米雪珊眼神里并没有刻意表露出什麽,只是普通的招呼他们吃饭。然而梁晨心里清楚,米雪珊如果不是为了诱惑自己,哪用得着这时候刻意去换上丝袜呢?刚才在厨房搂抱过米雪珊之後,梁晨已经明白了米雪珊对他并不反感,他决定静观其变,看看米雪珊到底是什麽意思。

长方形的餐桌,三人一人一方,梁晨和米雪珊相对而坐。

米雪珊首先开口:「小文,今天学得怎麽样了?马上期末了,要抓紧。」

「放心吧妈妈,我今天叫梁晨过来就是专门为了学习的,绝对没问题。」罗文腾胸有成竹地说。

米雪珊撇了撇嘴:「我看你每次答应得倒是快,这次期末要是没考好,到时候就给我乖乖上补习班去。」

罗文腾一听到补习班就如临大敌,赶紧答道:「我这次保证考好,妈妈你到时候看成绩就行了。」

米雪珊点点头:「行,我倒要看看你这次说的是不是真的。考得好,有奖励;考得差,哼哼,你懂的。」

听着米雪珊和罗文腾的对话,梁晨也插不上一句,只好一言不发,埋头吃饭。而就在米雪珊和罗文腾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话的时候,梁晨却感到有什麽东西从桌子底下伸了过来。他稍微低头一看,表面上一本正经地和罗文腾说话的米雪珊,这时候偷偷伸出了她的黑丝美脚,在自己的腿上蹭来蹭去。

梁晨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被米雪珊的黑丝小脚这麽蜻蜓点水般的一弄,他的下面瞬间就柔了起来。为了掩饰尴尬,梁晨只好继续埋头吃饭。

「梁晨,你怎麽光吃饭不吃菜啊,是阿姨做的菜不好吃吗?」米雪珊带着戏谑般的语气,夹起一块肉放进梁晨碗里。

听到米雪珊的声音,梁晨这才擡起头来。他一擡头,眼神和米雪珊一对视,他看到米雪珊微不可察地对他邪魅一笑,然後瞬间又换上了正常的表情。被米雪珊这麽一捉弄,梁晨下面顶着一个大帐篷,脸都羞红了。

「没有,阿姨做的菜好吃、好吃。」梁晨说道。

「这才对嘛,好吃就多吃点。」米雪珊又夹了一筷子菜给他。

一旁的罗文腾也插话道:「可能是下午给我讲题讲累了,哈哈。」

梁晨笑了笑,在罗文腾面前他尽量表现得比较正常,不动声色地吃着碗里的饭菜。

「对了妈妈,你说我这回考得好,有什麽奖励?」罗文腾问。

梁晨又感到米雪珊的脚从桌子底下伸过来了,她的脚尖慢慢从自己的小腿往上爬,最後米雪珊一只丝袜腿就直接架在了梁晨的大腿上,脚掌还在他身上动来动去。

梁晨一擡起头,眼神又和米雪珊对上了。然而米雪珊一副贤妻良母的表情,好像她什麽都没干一样。看到梁晨看着她,米雪珊转过头对罗文腾说:「嗯……没想好,到时候再说,你只管好好考就是了。」

她到底是什麽意思?当着罗文腾的面,这样挑逗自己,难道就不怕暴露吗?梁晨百思不得其解。梁晨吃着饭,感受着米雪珊那丝滑的小脚在自己大腿上蹭来蹭去,虽然挑逗得自己有点欲火难耐,但不得不说确实还挺舒服的。

看着一旁的罗文腾这时候正专心夹菜吃饭,并没有注意到桌子底下上演的这出好戏,梁晨心里一横,既然阿姨你要挑逗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嘿嘿。梁晨右手仍然拿着筷子埋头将碗里的饭菜往嘴里送,扶着碗的左手这时候却慢慢伸到了桌子下面。他的左手在桌子底下摸了摸,凭着身体的感受,很轻易地就摸到了米雪珊的黑丝小脚。

摸到米雪珊丝滑柔嫩的小脚,梁晨心里的第一感受就是好滑、好爽。他紧紧捏住米雪珊的小脚,让她的脚架在自己大腿上动弹不得。然後用大拇指疯狂挠米雪珊的脚心。

梁晨一边挠,一边擡头盯着米雪珊坏笑。本来还装作云淡风轻的米雪珊,这时候看到梁晨的表情,她立刻朝梁晨瞪大了眼,眼神里仿佛在说:「你竟敢捏老娘的脚?」

梁晨看到米雪珊这般表情,心里十分得意,米雪珊想把自己的脚从梁晨的手中抽出来,但梁晨感觉到了米雪珊的力度,把米雪珊的丝袜小脚捏得更紧了,大拇指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仍然隔着丝袜的包裹,疯狂挠着米雪珊的脚心。

他看到米雪珊因为被自己挠得痒痒的,脸上终於不再是之前那样云淡风轻般的神态了,但又因为害怕他们在桌子底下的动作被一旁吃饭的罗文腾发现,米雪珊现在仍在强忍着脚心被梁晨挠得痒痒的感觉,脸上尽量维持着正常的表情,只是眉头有点实在忍不住而稍稍皱起。

「阿姨,你怎麽不吃饭了?吃饱了吗?」梁晨看着米雪珊这副难受的表情,他乘胜追击,故意挑逗起米雪珊来。

因为罗文腾还在一旁吃着饭,米雪珊这时候也不好一言不发,她的脚现在还紧紧地被梁晨捏在手上。於是她只好拿起筷子,咬着牙说:「阿姨只、只是休息一下,梁晨,你也多吃点。」

梁晨看到米雪珊被自己控制住,又不敢在自己儿子面前暴露的样子,心里很得意,他趁罗文腾不注意,又悄悄甩给米雪珊一个挑逗的眼神。然而这时候,米雪珊也不甘示弱了,梁晨只感受到被自己捏住的米雪珊的丝袜小脚,突然用力朝自己一蹬,只听见「哐当」一声,自己一个没掌握好平衡,身子一晃,左手立刻捏不住了,米雪珊的小脚瞬间从自己腿上收了回去,右手上的筷子这时候也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筷子在地上砸得啪啪响。

「怎麽了梁晨?」罗文腾注意到梁晨筷子掉了,问道。

「没、没事,这脚,不是,这碗有点滑,刚才筷子没拿稳。」梁晨慌忙解释道,然後俯下身,去捡掉在桌子底下的筷子。

梁晨在桌子底下看到了别样的风光。米雪珊那穿着一袭黑色睡裙、搭配着黑色丝袜的曼妙身姿这时候就在他的眼前,两条修长的丝袜腿优雅地叠在一起,梁晨捡起筷子正想起身,这时候米雪珊的一只丝袜脚尖却向她伸了过来,在他的鼻尖蹭了蹭。此情此景让梁晨血脉喷张,他也管不了这麽多了,直接仰起头,一口将米雪珊那裹着黑丝的脚尖含在嘴里,舌头放肆地舔了起来,他开始品尝起米雪珊小脚上丝袜混着汗液的味道。但梁晨也怕引起罗文腾的怀疑,不敢舔得太久,只舔了几秒钟。然後,他灵机一动,为了小小地报复一下米雪珊,梁晨依依不舍地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脚趾,结果这一咬下去,米雪珊的丝袜小脚直接朝他脸上踹了过来,力道不大不小,梁晨被踹得脸生疼的同时又有一种受虐般的快感。他本来只想小小地报复一下,哪知吃了憋,於是只好慢慢捡起筷子,坐直了身体。

「怎麽筷子都拿不稳了兄弟?」罗文腾打趣道,天真的他还不知道刚才在桌子底下都发生了什麽。

米雪珊这时候也说话了:「梁晨,要不要阿姨去给你拿一双干净的筷子呀?」

米雪珊表情一脸平静,但梁晨听得出她语气里对自己的挑逗,连忙摆摆手,说:「不、不用了阿姨,我自己去拿就行。」然後立刻起身去厨房找筷子。

梁晨从厨房拿了一双干净的筷子,赶紧又坐回座位上继续吃饭。领教了米雪珊的厉害,这回他就准备老老实实把碗里剩下的饭菜吃完,可不敢再乱搞了。去厨房拿筷子又回来的这几步路,走得他异常艰难,因为从刚才起下面的鸡巴就一直柔着,顶着裤子,他好不容易才保持着正常的走路姿势,暗暗祈祷不要露了破绽,以免尴尬。

然而梁晨在座位上坐稳,刚一扶着碗拿起筷子,就看到坐在对面的米雪珊嘴角又偷偷对他邪魅一笑,下一秒,米雪珊的丝袜小脚又向他伸过来了。梁晨紧张地看了看一旁的罗文腾,罗文腾的表情很正常,一心吃着饭,并没发现有什麽不对劲。又看看米雪珊,她也低着头喝着碗里的汤,不过下面的脚却是没有停,又再次架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这回她的丝袜小脚直捣自己那充着血的鸡巴,米雪珊用脚把自己下面支起的帐篷往下按。

看着米雪珊的眼神刻意盯着碗里,不和自己的眼神接触,梁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看来米雪珊今天是铁了心,要当着罗文腾的面跟他玩这个私密的游戏了。梁晨全身都紧张得绷了起来,他又不敢像之前那样再次去抓米雪珊的脚,谁知道她会不会再踹自己一脚呢?於是梁晨只好默默忍受着米雪珊丝袜小脚的挑逗。

如果情况允许,梁晨想现在立刻冲上去一把把米雪珊按在桌子上,然後用自己那早已坚柔如铁的鸡巴对她进行还击,然而现实是自己现在只能一动不动地接受米雪珊对自己的挑逗。

下面的鸡巴被米雪珊丝滑柔嫩的小脚弄得又痒又爽,梁晨默默吃着饭菜,期望转移一点注意力。然而米雪珊却不打算就这麽放过他,米雪珊一只脚扭搓着梁晨的鸡巴还不够,这时候,她又把她的另一只丝袜小脚也伸了过来。

感觉到自己胯下米雪珊的另一只脚也加入了战场,梁晨心里一惊,擡头一看米雪珊,却发现米雪珊正对着罗文腾说教起来:「哎呀,小文。你怎麽只吃肉不吃菜呢,这样会营养不良的,你要像妈妈这样多吃点菜,才有营养。」

听着米雪珊那一本正经的话语,再感受着米雪珊两只丝袜小脚对自己下面的捉弄,梁晨只觉得米雪珊说话的语气里都透着一股骚魅。

然而罗文腾却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他只感觉他的妈妈又开始唠叨了,只好一边嘴上答应着「好好好」,一边夹了一筷子青菜送到嘴里。

米雪珊的两只丝袜小脚在桌子底下动得越来越快,她的两只脚隔着梁晨的裤子,左右夹着梁晨那高高顶起的鸡巴上下来回套弄。梁晨现在只感觉喉咙异常干燥,下面传来的快感直冲他的大脑,这可比自己打飞机舒服多了、也刺激多了,此刻他脑子里完全没有办法思考别的事物了。

他看到坐在对面的米雪珊这时候因为下面两只脚都架在自己的腿上套弄着自己的鸡巴,为了保持平衡,她一只手扶着餐桌边沿,另一只手拿着筷子。

看到梁晨盯着自己,米雪珊的眼神也回敬了过来。梁晨看着米雪珊眼神里透露出的那股挑逗,再配合着她的两只丝袜小脚的套弄,梁晨终於坚持不住了。他感觉自己身体一紧,腹部一股暖流直冲而出——他被米雪珊隔着裤子弄射精了。

射精完毕後,梁晨紧绷的身体和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米雪珊显然也知道他已经射了,在感觉到梁晨的鸡巴慢慢软下去之後,米雪珊心满意足地从桌子底下把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射过精的梁晨现在脸上红红的,他猛地一起身,丢下一句:「我、我去上个厕所。」也不敢看米雪珊和罗文腾的脸,赶紧快步向厕所走去。

进到厕所,梁晨反身锁好门,两手扶着洗漱台,看着镜子里自己那被米雪珊捉弄过後红彤彤的脸,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自己也太丢脸了,居然被阿姨隔着裤子用脚都搞射精了。梁晨无奈地摇摇头,解开皮带,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准备把射在裤子里黏黏的精液擦一擦。

他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刚要准备擦,这时候却一眼看到了放在一旁的脏衣篓——里面放着一大堆衣服。梁晨这时候又灵机一动,他赶紧在脏衣篓里翻找起来。不一会儿,他就找出了一条肉色丝袜。他把丝袜扭成一团放在鼻尖闻了闻,上面还带着米雪珊身上的气味,果然是米雪珊穿过的。既然阿姨你用脚都把我弄射了,那我用你的丝袜擦一擦应该也没事吧?嘿嘿。

梁晨在心里淫笑起来,抓着米雪珊的丝袜就向自己下面擦去。擦干精液後,梁晨满意地提起裤子,又把丝袜偷偷埋在了脏衣篓最下面,洗了个手,才走出厕所。

从厕所走出来後,梁晨看到餐桌旁罗文腾已不见身影,他已经吃过饭进自己房间去了,米雪珊也吃完了碗里的饭,正坐在餐桌旁盯着他笑。看着米雪珊的笑容,梁晨心里一横,反正罗文腾也回房间了,他索性大着胆子一屁股坐在了米雪珊旁边,只听见「啪」的一声,梁晨一只手大力地拍在米雪珊的黑丝大腿上,然後慢慢抚摸起来。

罗文腾还在房间里,而自己正在餐厅摸着他妈妈的丝袜腿,这样紧张刺激的环境让刚射过精的梁晨这时候又兴奋起来。正当他为自己的举动一脸得意的时候,被摸大腿的米雪珊却伸出了手揪起梁晨的耳朵。

「梁晨你干嘛,怎麽在我腿上乱摸?」米雪珊压低了声音,轻轻揪着梁晨的耳朵,脸上还装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梁晨看着米雪珊那张绝美的脸,明明是她穿着丝袜用脚勾引的自己,这时候却装出一副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於是梁晨只好耷拉着脑袋,委屈巴巴地说:「阿姨,明明是你先弄我的……」

看着梁晨服软的样子,米雪珊邪魅一笑,心满意足地松开了牵着梁晨耳朵的手,从凳子上站起身,说道:「什麽呀,我可什麽都不知道哦。梁晨你快把剩下的饭吃了,我要去洗碗了。」说完米雪珊便站起身,端起自己和罗文腾吃剩的碗筷走向厨房,只留给梁晨一个风姿绰约的背影。

梁晨这时候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摸大腿还没摸到几秒钟就又被米雪珊给逃走了,看着米雪珊对自己欲拒还迎的样子,梁晨这时候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把碗里剩下的饭吃光,梁晨溜进厨房想着继续在米雪珊身上揩几把油,然而米雪珊这时候却并不像下午在厨房时那麽温顺,只自顾自地收着碗筷、洗着碗,对梁晨不理不顾。梁晨也没办法,找不到其他事做了,只好去罗文腾的房间看看他在干什麽。

梁晨走近罗文腾的房间,令他没想到的是罗文腾这时候居然又开始研究起数学题了。他走过去拍拍罗文腾的肩膀,笑道:「可以啊兄弟,这麽热爰学习。」

罗文腾头也不擡地说:「你没听到刚才我妈说的嘛,我这回没考好,估计我妈是铁了心要给我报补习班了,我可不想暑假都没得玩。」

梁晨装模作样地鼓励起罗文腾来:「小夥子不错,懂得上进,有什麽不懂的就问我,哈哈。」

在罗文腾房间里坐了一会儿,看着罗文腾一直在研究数学题,而自己早就把作业做完了,梁晨又感到无聊起来。算了,这麽晚了还是先回家吧。不过,回家之前梁晨还是想再试探一下米雪珊的反应。

梁晨从罗文腾房间里出来,看到洗完了碗的米雪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阿姨,我先回家了。」梁晨说。

米雪珊看着梁晨,笑了笑,点点头:「嗯,早点儿回去吧。」

看着米雪珊并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梁晨这时候却偏不走了,他走近米雪珊,一屁股坐在了米雪珊旁边,一只手又摸上了米雪珊那丝滑的大腿。

「干嘛?」米雪珊嗔怪地看着梁晨,说道。

「嘿嘿,阿姨,你刚才弄得我好舒服啊。」梁晨淫笑道,一只手在米雪珊大腿上摸来摸去。

「哼哼哼,舒服吧,真是便宜你小子了。」米雪珊白了梁晨一眼,好像自己吃了大亏一样。

梁晨一边享受地摸着米雪珊的黑丝腿,一边问道:「阿姨,那我们现在是什麽关系啊?」

「还能是什麽关系,就普通关系呗。」

「真的是普通关系吗?就没有别的什麽关系?比如……男女朋友之类的?」梁晨的手不断摩挲着米雪珊的腿,问道。

「去去去,你个小屁孩还知道什麽男女朋友……赶紧走赶紧走,天都黑了。」米雪珊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向梁晨砸来。

梁晨把米雪珊这样没好气的逐客令理解为对自己的打情骂俏,今天一天他也试探到了米雪珊的反应了,又怕再做出什麽过分举动待会儿被罗文腾发现,於是收回了自己的手,站起身说道:「那我就真的走了哦。」

米雪珊擡起头:「嗯,路上注意安全。」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