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etu2024.com,https://cmshyxs.com,cjswu.com,

两人坐在餐桌前,米雪珊身体紧紧地贴着梁晨,小手轻轻将梁晨的内裤褪下,此刻早已勃起的阴经从内裤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上下晃动着。看到梁晨的尺寸,米雪珊不禁倒女干一口凉气。乌黑的阴经上青筋环绕,呈深紫色,尺寸只怕有十七八厘米,比自己老公的还要大得多,米雪珊不禁暗自思忖,他可是一个高中生啊。她一只手握住梁晨的阴经,便立刻感到一股温热传来。

「射出来就舒服了哦。」她小嘴贴在梁晨耳边轻轻地说,又泯上一口口水,埋头吐在梁晨的龟头上湿润,随即握住他的阴经上下抽动。

梁晨做梦也想不到,幸福来得这麽突然。第一次去罗文腾家里,在小区门口和米雪珊擦肩而过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当时她穿着蕾丝包臀裙、穿着丝袜、高跟鞋,是那麽的冷艳高贵。而这个冷艳高贵的美少妇,现在正紧贴着自己,用小手给自己打飞机。

米雪珊卖力地上下抽动着,说道:「真是便宜你小子了,连我老公我都没用手弄过呢。」

梁晨微微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一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米雪珊的一头长发,就像抚摸一只温顺的小猫。米雪珊也不阻止,大概是怕梁晨又像刚才那样失控吧。

「阿姨,能做我女朋友吗?」梁晨开口说道。

「不行哦,我们年龄差距这麽大,再说我还有丈夫、孩子呢。」米雪珊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娇滴滴地说。

「那阿姨爲什麽……」梁晨看了看米雪珊握着自己阴经抽动的纤纤玉手,又看着她微红的小脸,问道。

「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多可怕吗,像要把我吃了一样。我是爲了不让你干坏事,才……才……」米雪珊害羞地低着头。

梁晨笑了,他的手从米雪珊的秀发滑落到背部,从後面揽住了她的胸,隔着外衣和胸罩,搓扭着米雪珊胸前的大白兔。被梁晨这样捉弄,米雪珊全身像触电般瘫软了,她的小手还在梁晨的阴经上抽动着,埋头娇嗔道:「讨厌啦,快把手拿开。」

「我又没乱动,只是手没地方放而已。」梁晨笑嘻嘻地说,他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下,继续隔着胸罩把玩米雪珊的乳房。

「讨厌死了,怎麽还不射……」米雪珊已经用力抽动了十几分锺,她的手臂都快酸得不行了,也无心去管梁晨对自己的侵犯。

「快了,我快射了……阿姨……用力点……」梁晨微闭着眼,说道。

听了这话,米雪珊更加卖力地抽动起来。突然,梁晨精关大开,浓稠的精液从他的龟头喷涌而出,连射了十几秒才结束,米雪珊的小手上沾满了精液,连裙子也染上了点点精斑。

她从餐桌上抽了几张纸,先是把梁晨阴经周围的精液擦干净,转而开始擦自己手上和裙子上的精液。梁晨此时刚爽完,一只手还在扭捏米雪珊的乳房。米雪珊轻拍他的手,娇嗔道:「讨厌啦,都射了还不老实,快把手拿开。」

梁晨这才收回自己的手,起身将裤子穿上。

「也不知道你小小年纪,那玩意儿怎麽那麽大,而且这麽久都不射,想把人家累死。」米雪珊一边细心地用纸擦着裙子上沾的精液,一边说道。

「阿姨,我的有你老公大吗?」梁晨坏笑道。

「你个色狼,还问,不告诉你。」米雪珊白了他一眼。

这时,米雪珊电话响了。她拿起一看,是罗文腾打来的,便看着梁晨说:「是我儿子,怎麽办?」梁晨摆摆手示意米雪珊接电话。

米雪珊接通了电话:「喂,小文。」

「妈妈在外面吃饭呢,一会儿回来。」

「你自己在外面吃点吧,钱还够吗?」

「那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挂了电话,米雪珊才松了一口气:「看吧,都怪你,幸好没被我儿子发现。」

梁晨嬉皮笑脸地说:「我和罗文腾关系好着呢,他不会怪我的。」

米雪珊白了他一眼:「怎麽,你还想让他知道呀?他要是知道你逼着他妈妈给你打飞机……」

「阿姨,这可不是我逼你的哦,是你自己说要让我舒服的。」

「讨厌,你还讲。」米雪珊一脸羞涩,转而又说:「这件事要保密哦,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遵命!保证不泄露出去。」梁晨擡手敬了个礼。

米雪珊扑哧一笑,她把裙子上沾的点点精斑擦拭干净,起身说道:「那……那我先回家了。」

米雪珊正要向门口走去,梁晨却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阿姨,别走,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别开玩笑了,梁晨。」米雪珊用力想挣脱,梁晨却死死抓住。她本以爲刚才给梁晨打飞机已经稳住了他,但现在梁晨却不让她走,自己的胸也让他摸了个遍,难道他还要做什麽出格的事情吗?

「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家里挺远的,今晚又喝了酒,再说你又开车,就这样回去我也不放心的。阿姨你今晚睡我的床,我睡沙发,明天一早再回去,好吗?」梁晨急忙解释,抓住米雪珊的手也缓缓松开。

听了这话,米雪珊心里竟涌起一丝丝感动,梁晨一直就是这麽会关心人。她感觉自己喝了酒脑袋确实有些晕,小脸也红彤彤地散发着酒气,这样开车回去确实不安全。

「那……好吧。」米雪珊低头小声说道。

「我去换床单和被套!」听了这话,梁晨大喜过望,一个箭步便冲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干净的床单准备换上。正当他拿起枕头放到一边,一团黑色的东西却露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去米雪珊家里时偷拿的她的丝袜。

正当他不知所措,慌忙抓起丝袜准备藏起来的时候,米雪珊进来了。米雪珊正准备说不用麻烦了自己来就好,眼前的场景却被她尽收眼底。

「这……这不是女人的丝袜吗?你怎麽会……」

米雪珊看着梁晨,脸上带着惊愕和难以置信的表情。梁晨此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埋着头,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下定决心似的张开了嘴。

「阿姨,对……对不起,上次罗文腾叫我去你家做作业,我在小区门口看到你出来,看到你的身影,当时我就喜欢上了你。你不在家,我看到厕所里你换下来的丝袜就像着了魔似地,就偷偷拿回来了……」

听了这话,米雪珊轻轻叹了口气,拉着梁晨在床边坐下。

「梁晨,你现在还小,青春期有这些想法是正常的,我也不怪你。只是,以後可不要做这种事情了,好吗?」

梁晨没想到米雪珊这麽轻易就原谅了自己,他又问道:「那这双丝袜,我可以留着吗?」

「阿姨是有家庭的人,何况我们年龄差这麽大,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这双丝袜,你想要就留着吧。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屁孩,怎麽都对人家的丝袜感兴趣……」

「你们?难道除了我还有别人……」梁晨惊讶道。

米雪珊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圆场道:「没有啦,拿人家的丝袜打飞机,只有你这个小色鬼了,不然还有谁。」米雪珊当然不可能说自己的儿子也偷拿自己的丝袜打飞机,还射在了上面。

梁晨得到米雪珊的原谅,心情又变好了。于是起身说道:「阿姨,我来换床单吧,换好了就早点休息。」

米雪珊笑道:「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去洗碗好了。」

梁晨也不再坚持,他把自己的被子搬去沙发,就去收拾碗筷了。米雪珊也很快换好了床单。两人互道一声晚安,各自睡去了。

因爲喝了酒,又射了精,梁晨躺在沙发上很快就沉沉睡去,而另一边,躺在卧室里的米雪珊却辗转反侧,怎麽也睡不着。刚才脱下梁晨的裤子,看到梁晨的尺寸,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常年得不到滋润的米雪珊就有些把持不住了,但她还是刻意保持了理智。然而当梁晨肆无忌惮地玩弄她的双乳时,虽嘴上没说,但她的下面却早已湿成一片。而现在,她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间,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刚才给梁晨打飞机的场景,而且不受控制地将梁晨的尺寸和自己老公相比较,结论显而易见,她从未见过像梁晨这麽大的阴经。翻来覆去怎麽也睡不着的米雪珊,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乳房,而另一只手,默默向自己的小穴探去……

第二天早晨,米雪珊早早地醒了。一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和房间里四周的景象,她才意识到现在是在梁晨家里。她又回想起昨天的情景,跟着梁晨来到家里、被梁晨胁迫、自己主动给他打飞机、躺在床上自慰……而现在酒醒了,她只感到不可思议——一向保守端庄的自己昨天居然会干出这些事,在酒精的作用下言语也异常轻佻,难道自己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放荡的人吗?她用力摇了摇头,想把这些思绪统统赶出脑海。

她连忙从床上坐起,快速穿好衣服後轻轻地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她看到墙上时锺指向六点半,而梁晨还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于是便悄悄离开了。

回到家里,看到儿子罗文腾的房门紧闭,还在睡懒觉,米雪珊松了一口气。昨天在梁晨家中睡,脸上的妆都没有卸,她卸了妆,又洗了把脸,换下了紧身短袖和裙子,穿起普通的居家服,进到厨房开始做早餐了。

正当她摆弄着锅碗瓢盆,背後却传来罗文腾的声音:「妈妈,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米雪珊转过头去,看到儿子正站在厨房门口,睡眼朦胧地扭着眼睛。她又想起儿子偷偷用自己的丝袜打飞机,还射在上面。米雪珊的脸上闪过一丝绯红,又快速把头转了回来,背对着罗文腾,继续做早餐。

「我……我昨晚和你杨阿姨在外面逛街,玩得有点晚了,我回来的时候你都睡了,我就没有叫你。快去洗脸,准备吃早饭了。」

米雪珊和儿子罗文腾坐在餐桌前,两人埋头吃着早餐,都不说话。

「我吃好了。」罗文腾放下碗筷,站起身来。

「别光顾着玩,把作业做一做,知道吗?」米雪珊提醒道。

「知道了,妈妈。」罗文腾说完,便进到了自己房间里。

米雪珊吃完饭,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想给梁晨发一条微信过去。她点开梁晨的头像,打出几个字:我先回家了,犹豫了一阵,又把这几个字删除了。她想到自己昨天和梁晨的所作所爲,已经突破了两人关系的极限,不能再这样和他进一步下去了,毕竟梁晨还是个高中生,而自己是他同学的妈妈,所以还是不要再联系比较好。她把手机放在了桌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此後,她没有给梁晨发过消息,或许梁晨也揣摩到了米雪珊的意思,也没有主动联系她。米雪珊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米雪珊除了偶尔会和闺蜜杨雨研逛街之外,空闲时间便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慵懒地看电视。

这天下午,她刚跟杨雨研逛街回到家中,走进卧室,放下手中提着的口袋,从里面拿出新买的衣服——一件黑色的双排扣修身连衣裙。她本不想买,但杨雨研极力向她推荐,导购也一个劲夸她身材好,穿上很合适,在这般的狂轰滥炸下,米雪珊才买了这件连衣裙。女人天生就爰打扮,衣服当然也是多多益善。一回家,米雪珊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这件连衣裙。她在镜子前不断变换着角度看自己的样子,又觉得不过瘾,便换上了一双红色漆皮细高跟,站在镜子前细细打量着自己的装扮,还臭美地拍了张照片,顺手发到朋友圈了。

过了好一阵,她才从镜前走开,坐在床边,脱下了高跟鞋。边脱鞋边摇头自言自语道:「衣服再好看,又穿给谁看呢?」

这时,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米雪珊连忙拿起手机,打开一看,是罗文腾的班主任在家长群里发的最新一次月考成绩表。她看到排在第一的是梁晨的名字,看到梁晨的名字,米雪珊又回想起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竟感到心里「噗通」跳了一下。她不再多想,往下翻了一阵,才看到儿子的成绩。她看到罗文腾这次考试的排名,不仅没有提升,还往下降了两位。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想到自己时刻都在督促儿子学习,但儿子的成绩始终提不起来,米雪珊不禁思考,是不是对儿子还不够严厉?她又想到儿子用自己的丝袜打飞机,这会不会也对他的成绩産生了影像?或许是自己平时太注重打扮,在家里的穿着也对儿子没有半点忌讳,才成了儿子性幻想的对象。米雪珊感到有些爲难,作爲母亲,一个人的督促也是有限的,自己老公常年在外地工作,已经很久没打电话回来关心过家里的情况,是时候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也说儿子两句了,于是米雪珊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喂,老婆,什麽事?」电话那边响起了中年男人的声音。

「什麽什麽事?难道就不能想你给你打电话吗?」电话这头的米雪珊撒起娇来,「你算算,都一个多月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最近工作确实太忙了。」丈夫简短地答道,「儿子成绩呢,最近有提升吗?」

见丈夫没有与自己谈论感情的打算,米雪珊也开门见山地说事了:「你还知道儿子呢。我有事没事就提醒他学习,他倒是满口答应,结果今天他们的月考成绩出来了,儿子的成绩又下降了。」

「这样啊,要不让他报个补习班吧,家里也不缺这点钱。」

「补习班再说吧,你有时候也打电话回来说他两句呀,我说多了他都听不进去了。」

「嗯,行。先不说了,我这边还有一个会马上要开。」丈夫答完,不等米雪珊反应,旋即挂掉了电话。

米雪珊话还没出口,电话里就传来滴滴的挂断声,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个忙人啊,也不怕自己老婆被别人抢了去。」

她「啪」的一声将手机扔在床上,还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了手机一眼,像是在对自己的丈夫表达不满。刚才打电话的时候,米雪珊本想先和丈夫聊聊感情,谁知丈夫只匆忙说了几句话便挂断了,让她的感情无chu释放。自从上次在梁晨家睡觉时自慰过以後,米雪珊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性冲动。婚後,丈夫越来越忙于工作,而自己也一心照顾儿子而没有照顾到自己。上次借着酒劲自慰过一次之後,米雪珊越来越感觉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身体欲望了。

看一眼时间,儿子还没有放学,她轻轻将自己的房间门反锁,慢悠悠地脱下了自己的连衣裙,又脱下内衣。一双修长洁白的双腿和盈盈一握的杨柳腰裸露在外,穿在身上的,只有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