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ttps://2zw.org,hetu2024.com,

晚上,我放学回来,妈妈和翠花早就预备好了晚餐。翠花看我回来了,就跑过来和我亲吻了一下,然後告诉我,她和妈妈说好了,今天晚上,他和妈妈一起陪我,让我同时禽她们两个人的尻。同时她们还邀请爸爸等孩子睡了以後过来观看。她问我同意不同意,我点了点头,然後说道:「今天可是咱们家共同欢乐了,乾脆今天你也让爸爸欣赏一下你的小尻。」翠花也点了点头。

来到餐桌上以後,妈妈举起酒杯说:「今天咱们得好好庆贺一下,一是庆贺小强和翠花的新婚之喜,二是庆贺咱们举家欢乐,我提议咱们共同乾一杯。」大家都响应妈妈的提议,互相碰杯以後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吃过晚饭以後,爸爸一个人哄孩子去了,翠花挽着妈妈的胳膊随我一同来到了我们的房间。翠花说:「妈妈,咱们都已经开诚布公了,互相也没有什麽秘密可守,咱们娘仨就一起脱光了吧,我还要看看妈妈的漂亮胴体呢!」

妈妈说:「脱就脱,你那麽年轻都不在乎,我一个老尻了还有啥顾忌的,何况我和小强也不是第一次了,咱们就赤条条的让小强禽,看他能不能把咱们娘俩都禽趴下。」

我开玩笑地说:「反正明天我也不上学,这一夜我非把你们娘俩的尻禽翻不可,争取给你们一人射个三四回。」

妈妈说:「你还是多给翠花射吧,妈妈敢肯定已经怀孕了,你再射给我也是浪费,还是让翠花快点怀孕吧!她生的才能管你叫爸爸,难道你不想快点当爸爸吗?既然我生的孩子算你爸爸的,那就没法管你叫爸爸了。」

翠花说:「实际上他还是爸爸,反正都是他的种,叫啥都一样。」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脱去了衣服,三个人赤条条的相互搂抱着上了床。明亮的灯光下,妈妈和翠花两腿大开的并排躺在了一起,她们让我先比较一下两人的尻有什麽特点,还让我具体地告诉她们。

说老实话,她们两个的尻各有特色,翠花的比妈妈的略微漂亮些,可我不想伤害妈妈的自尊心,所以说道:「你们俩的尻可以说不相上下,都很漂亮,都是尻中的极品。没啥可比较的。」

妈妈说:「我知道翠花的尻肯定比我的漂亮,我刚才都看到了,她那是真正的柳叶尻,几千个女人里面也不见得有一个。我的尻是蟠桃尻,明显比她的凸起许多。别看我们俩的尻缝,都差不多,但我的尻帮子肥厚,就像是专门把尻凸起等着男人禽。而翠花的尻才是chu女尻,就是只穿着很薄的内裤,你也很难看清楚她那尻的模样。我的就不同了,假如只穿紧身裤,哪怕厚一些,也能清楚地看出鼓着的尻帮子和尻缝。所以我总是穿宽松的裤子,就怕别人看到我的尻。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翠花说:「还是妈妈的尻好看,除了比我的鼓出一些以外,其他的都和我的一样,也没有毛,尻缝也不大。而且尻鼓出一些,才更加性感诱人,男人禽的时候还轻易抽插,所以说还是妈妈的尻最漂亮。」

我说:「你们娘俩也别争了,在我的眼里你们的尻都是最漂亮的,不管是妈妈的蟠桃尻还是翠花的柳叶尻,应该说都是女人中最少见的。我能禽你们俩这样的美尻,可以说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

这时,妈妈问我:「你就一根鸡巴,我们两个尻,你怎麽同时禽哇!还是先禽翠花吧!妈妈都让你禽了快两年了,翠花才只享受了一夜,你就多禽禽她吧!妈妈在一边看着也兴奋。」

我说:「还是你们娘俩一齐上吧!我把舌头、手和鸡巴都用上,鸡巴禽着一个,舌头舔着一个,让你们谁也别闲着。」

於是我仰躺在床上,让妈妈采用女上位用她的尻插拔我的鸡巴,让翠花蹲坐在我的胸前把小尻对准我的嘴,我给她舔弄小尻。玩了一会儿以後,妈妈和翠花互换了位置,弄的她们娘俩都上来浪劲以後,我又让她们并排跪在一起,都把屁股蹶起来,我从後面轮流插她们的小尻,而且我用鸡巴插她们其中一个尻的同时,还用手抠摸着另一个尻。

轮到禽妈妈的时候,她总会发出几声淫浪的呻吟,诸如「太好受」、「太舒服」、「使劲禽」、「小尻好痒痒」之类的话语。开始轮到翠花时,她只是默默的享受,後来也学着妈妈的腔调呻吟起来。

大约禽了半个小时左右,翠花便浑身颤抖地达到了高潮,又过了十来分钟妈妈也达到了高潮,在妈妈高潮的时候,我也有了射精的感觉。妈妈知道以後,便让我把鸡巴插进了翠花的尻里面。没想到,我又快速抽插了几十下,翠花竟然很快的出现了第二次高潮。在她尻里面收缩的时候,我才把那些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尻里面。

这时三个人才相互搂抱着躺在了床上,我被她们夹在中间,而我的两只手则分别抠摸着她们俩的尻。我说:「怎麽样?我不是吹牛吧,我只射一次精,你们俩就缴枪投降了,要不要这样连续再禽?我可是还有精神呢!」

妈妈说:「算了,还是歇一会儿吧!照你这样禽下去,我们娘俩还不让你禽死呀!还好你在翠花的尻里射了,不然的话恐怕也得弄我个第二次高潮。我算服了你了,咱们还是睡一会儿吧!」

翠花说:「我算是没有精神头了,强哥要是还能禽,你就禽妈妈吧,我实在有些困乏了,我得睡觉。」

妈妈说:「我现在也不让她禽了,睡醒了再说吧。真是的,你爸爸说过来观战,怎麽没有过来呀!说不定他把孩子还没哄睡呢,我去看看,你们俩先睡吧!我把孩子哄睡了就过来。」

这时翠花已经毫无精神的不再言语了,妈妈光着身子到爸爸那屋去了。我还一点睡意也没有,看着翠花尻里面缓缓流出的我的精液,再看看我那还不太软的鸡巴,我相信很快就会再柔起来。可是翠花已经那麽疲乏,真的不忍心把她弄醒。於是我也下床来到了妈妈的屋里。

没想到,妈妈正在舔弄爸爸那一点不外露的鸡巴根。看到我进来了,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鸡巴根总是痒痒的,所以就没敢去看那麽快活。你妈妈刚才回来听我这麽说,断定我也想禽尻了,所以她才给我舔弄,我也很想抠摸她的尻。」

我说:「爸爸,这很正常,你虽然鸡巴没了,可其他生殖功能并没有损坏,所以你自然也会产生性慾,以後你要是想了,就抠摸一会儿妈妈和翠花的尻,也让她们给你舔弄舔弄,说不定你还能射精呢。」

爸爸说:「射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因为我的睾丸也切掉了,没有精囊怎麽能射精呢!不过你妈妈给我舔弄的也很舒适,这是你妈妈刚才想出来的办法,看来我也能享受性生活了。我真感到兴奋。」

我说:「一会儿,我们再玩的时候,你也来参加吧,翠花还想让你看看她的尻呢!你抠摸一会儿她那年轻的尻,肯定会感到更刺激,再让她们娘俩给你舔弄舔弄,也能体会到禽尻的快感。」

爸爸说:「今天就算了,还是你们一起快活吧,明天我去买个假鸡巴,再和你们一起玩。」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柔了起来,我对着妈妈说:「那就让爸爸再看一遍咱们娘俩禽尻吧!我从後面禽你的尻,你在前面舔弄爸爸的鸡巴根,也许爸爸能够出现快感。以後咱们就可以都在一起玩了。」

妈妈说:「你刚禽完了我和翠花,现在马上再禽尻能受的住吗?我倒是让你爸爸弄的又想了,只是担心你累垮身子。」

我说:「没事的,你看我的鸡巴都柔成什麽样了,不泄了这股火,我也没法睡觉呀,就按我说的咱们玩吧!翠花刚才被我禽的太疲乏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来,等她醒了我再禽她,反正明天也不上学,咱们就玩个通宵吧!」

於是,妈妈便跪着开始舔弄爸爸的鸡巴根,我从後面把鸡巴禽进了她的尻里面。这回妈妈可没有叫床的时间了,只是嘴里「哼哼」「呜呜」的。有时也说两声「真爽!好舒适……禽尻真美……」,然後再给爸爸舔弄。

我在妈妈的尻里抽插了十几分钟,她就出现了高潮反应,然後就叫喊上了:「妈呀……太舒适了……太好受了……尻里面真爽……全身都舒适……哎哟……受不了了……怎麽怎麽好受……用力禽……妈妈泄了……」,她很快浑身颤抖地泄了身。而我还没有任何射精的反应,可能是刚刚射过的缘故,所以禽尻的持续时间肯定长。

这时,翠花睡眼朦胧的穿着睡衣进来了,她说:「你们还没睡呀!强哥的干劲也太大了,难道你要禽个通宵哇!」

我的鸡巴还在妈妈的尻里面抽插着,看到翠花进来了,妈妈赶紧说道:「翠花,你快接着让他禽吧!妈妈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还没射精呢!你要不过来,他还不得把妈妈禽死啊!」

翠花说:「反正我也被你们吵醒了,那就让他禽吧!听着妈妈刚才舒适的叫喊声,我的尻里面也痒痒了。」她说着就脱去了睡衣,因为床上太挤,爸爸主动下了床,让翠花躺在了妈妈身边,我从妈妈的尻里面拔出鸡巴就趴到翠花身上给她禽了进去。

爸爸在床下趴到妈妈的大腿之间,欣赏着妈妈那刚刚被我禽舒适的尻。爸爸说:「你妈妈的尻尻帮子还动弹呢,里面也有动静,原来你们女人被禽好受以後反应这麽大呢!我过去禽你的时候可没发现过。」

妈妈有些疲惫无力地说:「你禽尻的劲头从来没有强儿这麽大,不可能把我禽成这个样子,不然的话,我生了强儿以後,那麽多年你也没给我再种上,看来那个时候,你的鸡巴就有问题了。」

爸爸说:「现在我倒是有劲了,可老天爷收走了我的鸡巴,连蛋子儿都没给我留下,只能看着你们禽尻眼馋了。」

翠花这时接过话茬说:「爸爸,你也不用灰心丧气,以後你想的时候就看看我和妈妈的尻,说不定也能获得一些安慰,过去的太监还娶媳妇呢,不也只能看看吗!」

爸爸说:「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可是假如强儿不在家,我看了你们的尻,就会招惹你们起性,我又没法满足你们,那样会让你们难受的。我刚遭车祸的时候,你妈妈就被我弄的难受了一年多时间,後来我才想到让强儿代替我禽你妈妈。我可不能让你也受那种罪过。」

我说:「即便我不在家,爸爸也可以满足她们娘俩,明天我去性用品商店给你买个完全仿真的假鸡巴,你就可以用假鸡巴禽她们娘俩了。」

妈妈说:「这倒是个好办法,过去我怎麽就没有想到,我还真想尝尝被假鸡巴禽的滋味。」

翠花说:「那就让强哥明天去买吧,我和妈妈就可以享受更刺激的禽尻了。不过,得减少强哥禽的次数,不然的话,咱们娘俩就应付不过来了。」

就在大家说话期间,翠花有了高潮反应,我也感觉到要射精了。很快翠花便全身颤抖了起来,我加紧了快速抽插,在她尻里面一张一弛的收缩时,我也开始了射精。

翠花高潮以後,对我说:「强哥,你就别趴在我身上了,让爸爸仔细看看我的小尻,也让他享受享受。」

爸爸从妈妈那里挪到了翠花的两腿之间,他看了看翠花的尻,然後说道:「媳妇的尻可是最美妙的,比你妈妈的还好看,本来你妈妈的尻就是最漂亮的了,可你的更漂亮。我这辈子能看到你们娘俩这样的美尻,也就知足了。」

爸爸给翠花抠摸了一会儿以後,我们四个人就挤在一张床上睡下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