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ttps://2zw.org,hetu2024.com,https://cmshyxs.com,

射完精液以後,我趴在了妈妈的身上,双手扭搓着妈妈的乳房,鸡巴仍然留在妈妈的尻里没有拔出来。

我还不想睡觉,继续和妈妈调情。我抚摩着妈妈的乳房问她:「妈,儿子禽的你舒适吗?」

「舒适。第一次这麽舒适,你爸原来也没有禽过这麽舒适。真没想到强儿这麽会禽尻。」

「以後,只要妈妈想过瘾,儿子就陪着,每次都把妈妈的尻禽舒适。」

「那就好,妈妈的尻省得闲着没人禽。你有妈妈的尻禽,就别到外面去泡妞了。妈的尻比她们的尻也不差,以後就是儿子专用了。」

「妈,你的尻比那些小妞的尻强得多,既好看又好禽。以後我只禽妈妈的尻了。」

「以後你不光是妈的亲儿子,也是妈的小丈夫,妈的尻,妈的一切都是儿子的。你和妈妈禽尻时,妈妈就是你的情姐姐,就是你的大媳妇,咱娘俩就是一对情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妈妈禽的怀孕,自从生了你以後,你爸爸没遭车祸以前经常发生阳痿,妈妈就没有再生过孩子。你要是能把妈妈禽怀孕了,那可就最好了,妈的尻一定能给你生出许多孩子。」

「爸爸也说让我把你禽的怀孕,多生几个孩子。他还说生多少都算他的,他喜欢咱们多生几个孩子,那我禽你生的孩子管我叫啥?」

「按你爸爸说的,还是叫你哥哥,省得外人笑话。实际上你既是哥哥又是爸爸,我可就只能当妈妈了,因为你禽了我就等於我是你的媳妇了,被你禽出来的孩子也只能管我叫妈妈了。将来妈再给你娶个媳妇,那时候你媳妇生了孩子,你就可以当爸爸了。」

我说:「妈,有你给我当媳妇,我就不再娶媳妇了,我一辈子就要妈妈你一个人了。」

妈妈说:「那怎麽行!虽然妈知道你是真心的只喜欢妈妈一个人,但是为了掩人耳目也得给你娶个媳妇,那时候妈还偷着和你保持这种关系,假如你媳妇开通不反对咱们娘俩的事,妈还是你的不公开的媳妇。」

我兴奋的说:「那样的话,我可就有一老一少两个媳妇了。」

妈妈说:「那时候你可别娶了媳妇忘了娘啊!妈妈这一辈子可都是你的了。你要是把妈给甩了,可就对不起妈了。」

「哪能呢!我就是把媳妇甩了,也得要妈呀!在我的心目中妈妈总是第一位的,我保证让妈妈幸福快乐一辈子。」

「那就好,我相信强儿对妈妈是实心实意的,不然的话,妈妈还不会把身子交给你呢!」

「妈,你说男的女的为啥都喜欢禽尻?」

「这是生理需要,就像吃饭一样,不吃受不了。禽尻确实舒适。尤其是女人的尻,有时不让男人禽真的受不了。你爸的鸡巴没了以後,妈的尻闲着没人禽,你不知道妈的尻里有多难受。女人的尻生来就是让男人禽的。」

「妈,你的尻真浪,敢让儿子禽,还让谁禽过?」我故意逗妈妈说。

「强儿真坏,得便宜卖乖,妈要是让外人禽过,就不让你禽了。妈的尻再浪,也得对得起你和你爸爸。这几年妈的尻一直闲着没人禽,妈妈那麽难受也没起过歪心,我要是想让别人禽,早就离开这个家了。你再这麽说,妈也不让你禽了。」妈妈有些不兴奋了。因为我知道妈妈的尻虽然这麽浪,但她确实没有偷过别人。

「好妈妈,我是开玩笑,你千万别生气。你的尻不让我禽,我以後就没法活了。」我向妈妈求饶地说。

妈妈「扑哧」一笑:「乖儿子,妈才不生你的气呢,妈的尻还得让宝贝儿子的大鸡巴禽呢!过去妈的尻只属於你爸爸,现在除了儿子的大鸡巴,妈的尻谁也不让禽。」

我和妈妈互相用下流话调情,很快又勾起了淫慾。

妈妈问道:「儿子,你困不困」

我说:「还不困,还想禽妈妈的小浪尻?」

「妈妈的浪尻更想让你禽,你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尻里面,你想禽就禽吧。妈妈可是正在浪头上呢!」

这时我才感到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尻里早就柔了起来。我又开始在妈妈的尻里进行猛烈的抽插,这一次妈妈的尻里面不像原来那麽紧了。

「嗯……啊……真好……儿子的鸡巴……还这麽柔……还这麽有劲……禽的妈心里都痒痒……别着急……我的小亲亲、小丈夫……多禽会儿……让妈的尻好好过过瘾……」妈妈的浪劲也很快激荡了起来。

我猛禽了一阵,又趴在妈妈的身上女干允她的乳房。

妈妈以为我累了,抚摩着我的屁股说:「你这麽连着使劲禽……千万别累坏了……不然……你先拔出来歇一歇……让妈也尝尝你的大鸡巴……你再吃吃妈的浪尻……」

妈妈让我躺在下面,她骑在上面,把她的尻对着我的嘴让我吃,而她含着我的鸡巴又是女干允又是舔,就像在她的尻里抽插一样。我也是一会儿嘬一会儿舔她的尻,舌头在她的尻里舔累了,就用手指抠。

我们母子相互口交了一会儿,妈妈又掉过头来和我热烈的亲吻,同时她把我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尻里,采用女上位的方法禽尻。我知道,这是妈妈心疼我,怕我太累而增加了她自己抽插的强度。她一边和我亲吻,一边动屁股使鸡巴在她的尻里不停抽动。一会儿她又坐在鸡巴上面猛烈的抽插一阵子,我就用双手扭搓她的乳房。

「强儿……妈妈这样用尻禽你的鸡巴……好不好……妈妈太舒适了……你的鸡巴……都快从妈的尻里捅到嗓子眼了……呼哧……」妈妈累的都喘粗气了。

「妈,你真不愧是禽尻的老手,确实有经验。不过,妈妈你太累了,还是让儿子禽会儿吧。」我也没让妈妈起来,抱住她让鸡巴还禽在尻里,只是翻滚一下就又成为我在上面禽妈妈了。

我在下面歇息了这麽长时间,禽尻的劲头更足了。我在妈妈的尻里猛烈地抽插着。妈妈舒适的又开始了轻声的浪叫。

「啊……好舒适……妈妈的尻没白长……让儿子禽的这麽舒适……妈妈太幸福了……妈真没白养儿子……给儿子生了个这麽……大的鸡巴……妈妈自己还用上了……儿子的大鸡巴……使劲禽……给妈妈禽的怀孕……再生一个象强儿一样的大鸡巴……又是我的孙子……又是我的儿子……多好哇……」

我也来了劲头,「妈妈……我一定……给你禽的怀孕……生我的儿子……也让他长大鸡巴……」

「肯定会的……妈的尻这麽浪……妈的尻里……能给你生许多孩子……使劲禽吧……妈妈太舒适了……」

这一次我禽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妈妈出现了两次高潮,泄了两回。在妈妈出现第二次高潮时,我才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尻里。妈妈说我禽尻的劲头真大,肯定能把她禽的怀孕。然後,我在妈妈的尻里插着鸡巴,母子俩互相搂抱着睡着了。

到了後半夜,妈妈先醒了,她看我还睡的很香甜,想轻轻的把我放开,没想到把我的鸡巴从她的尻里一拔出来,我就醒了。

「妈妈,还禽尻吗?」可是妈妈让我多睡一会儿再禽。我非要坚持马上就禽,妈妈没办法只好依了我。

妈妈说:「强儿,一夜之间,你射精太多会伤身体,这一次不能再射了,咱母子多玩一会儿。」

「那我多舔、多抠会儿妈的尻,好吗?」妈妈点了点头。

然後,妈妈躺在床上,张开大腿,等着我玩弄她的尻。

这一回,我仔细地欣赏着妈妈的尻,越看越好看。可能是睡前她被我禽的达到三次性高潮,加上我的大鸡巴撑的缘故,她的大小阴唇还有些翻着。她的尻洞里还有白色液体流出,可能是我和她的精液。因为我禽她时射进她尻里的精液太多了,除了射进子宫的外,留在阴道里的精液大部分被我的鸡巴堵着没有流出来,现在开始往外流了。

我看着她的尻洞那麽小,真不知把我怎麽生出来的。

「妈妈,你的尻洞这麽小,我是怎麽生出来的?」

「下次妈妈生你禽出的孩子,让你看个够,你就知道那时侯的尻洞有多大了。现在妈妈的尻越紧,你禽着才越舒适。」

我又开始女干允妈妈的尻。而且把她的和我的精液都吃了下去。过一会儿我又用手抠她的尻。开始用一个中指,後来又加进去食指,最後把无名指也加上了。把妈妈抠得直浪叫。

「我的儿……你把妈抠痛了……你非把妈……折腾死不可……妈怕你伤身体……现在妈让你抠的……又受不了了……一会儿还得……让你禽妈的尻……快……快把大鸡巴禽进来吧……」

我听了正求之不得呢。我的大鸡巴早就不安分了。

这一次,我让妈妈屁股朝外跪在床边,我站着从後面把大鸡巴禽进了她的浪尻里,双手摸着她的屁股,在她的尻里不停地抽插着鸡巴。

「哎呦……我的儿……我的小丈夫……我的心肝……妈妈都快让你禽死了……妈妈的尻……让你禽翻了……嗯……啊……真舒适……妈妈快要上天了……啊……用力禽……禽妈妈的尻……」妈妈又被禽的轻声呻吟和叫床了。

我喜欢把妈妈禽的叫床,那样才够刺激。

妈妈的全身又开始颤抖起来,她的尻里也开始收缩,把我的鸡巴裹的紧紧的。我知道妈妈又达到了高潮。於是,我越加猛烈地在她的尻里快速抽插着鸡巴。很快,我的全身也麻酥酥的有了快感。使劲禽了几下就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尻里和子宫里。

「儿子,你太能干了,几个小时之内,你已经给妈妈的尻里射了三次精液,都让妈妈的尻还有子宫吃饱了。」

「妈妈,只要你不累,到天亮,我起码还能给你的尻里射两三次精液。我这麽年轻,射多少次都没事。」

「妈只怕伤你的身体,今天是头一夜,你愿意禽妈妈多少次就随你的便吧,妈妈的尻也是浪劲十足,你怎麽禽都没事。妈的尻永远给你了。以後你可以天天禽妈妈的尻。咱们还是再睡一会儿,醒了再禽吧。」

我还是没有把鸡巴从妈妈的尻里拔出来,搂着妈妈扭搓着她的乳房就睡了。

天亮之前,我又把妈妈的尻禽了两次,妈妈的尻总是那麽浪劲十足,我也是越战越勇,每次都把妈妈的尻禽的天翻地覆,使妈妈得到最大的快乐和满足。尤其是最後一次,我把妈妈的尻禽了有一小时左右,妈妈的浪尻达到两次高潮,我才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尻里。假如我不是贪睡醒不了,这一夜起码也能禽七八次。我恨不得把妈妈的尻永远套在我的鸡巴上,随时随地都可以禽。

早晨,妈妈说:「阿强,你禽了一整夜的尻,妈妈的尻都让你禽翻了,现在妈妈的尻里还湿乎乎的,一直流着你的精液。妈妈得给你做点好饭补一补,然後妈再让你禽尻。」我这才想起,昨天的晚饭,妈妈和我都没有吃,就只顾调情禽尻了。

妈妈想穿衣服去做饭,我没让妈妈穿。「妈,这个院子就咱们母子,大门锁着没人能看到,还是光着身子好,儿子可以好好欣赏妈妈漂亮的身体。」

妈妈听了我的话,就赤裸着身子开始做饭。我跟在妈妈的身後,只要妈妈腾出空,我就摸妈妈的乳房,抠妈妈的尻。她弯下腰时,我还把鸡巴从後面禽进她的尻里抽插几下。妈妈说,没想到强儿的性慾这麽强,禽起尻来没完没了。她原来还担心我年龄小满足不了她浪尻的需要。

妈妈给我做的是人参大补汤,她自己却吃米饭。我柔是让妈妈也喝了一些人参汤。现在我和妈妈不仅是互相疼爰的母子,而且也是应该互相照顾互相体贴的情人。用过早饭以後,因为当天是星期六不用去上学,我们母子俩就又回到床上开始做爰禽尻。

为了禽妈妈的尻,我充分利用这两天的休息时间,让妈妈好好享受我的大鸡巴,我也好好体会和亲妈禽尻的感受。所以,白天的时间也不能浪费,而且还能更清楚地欣赏妈妈身上的一切。

妈妈是快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虽然身材漂亮,尻也好看,却因为爸爸没了鸡巴,已经守了五年多的活寡,把漂亮的浪尻荒废了这麽长时间。正在妈妈有些熬不住的时候,爸爸提出了让我和妈妈禽尻做爰的主意,这才又焕发了她的淫荡劲头。妈妈就像在新婚蜜月一样,性慾自然很强,我又年少体壮,还长着非凡好用的大鸡巴,让我禽妈妈的尻确实是天造地合。

在这两天时间里,我和妈妈的身上都一直丝毫不挂,赤身裸体,不论白天黑夜,除了睡觉、做饭、吃饭,其它时间都用在了做爰禽尻上。两个白天和三个夜里的时间,我在妈妈的尻里射精就有二十多次,我的鸡巴几乎一直禽在妈妈的浪尻里,包括睡觉也不拔出来。想禽就禽,十分开心。妈妈也得到了最大的欢乐和满足。她说爸爸的鸡巴没法禽尻了,她的尻以後就属於我一个人。我永远是她的亲儿子、小丈夫。她要给我生许多的孩子。我也恨不得钻进妈妈的尻里,永远占有着妈妈的尻。

最让我感到刺激的是我禽妈妈的尻时,她舒适的总要轻声的叫床,而且说的话非凡令我兴奋。尤其是那些非凡诱人慾望的淫荡话,「我的小心肝宝贝儿」,「我的小丈夫」,「我的大鸡巴儿子」,「使劲禽哇」,「把妈的尻禽翻」,「妈的尻里好痒」,「妈的尻里似乎有小虫子爬」,「妈的尻浪到顶啦」,「大鸡巴都把妈的尻捅漏啦」……

我感到妈妈是采用叫床的方式发泄她的淫慾,假如不是怕被别人听到,妈妈肯定会大声地叫床。妈妈越是叫床,我禽尻的劲头就越大。

我上学以後,虽然白天暂时离开妈妈,但天天晚上都和妈妈睡在一起,入睡前和妈妈禽尻做爰一两次,早晨起床前假如来得及就再禽一次。妈妈担心我沉溺於和她禽尻而影响学习,总想让我一个星期只许禽她一次,可我不禽妈妈的尻就受不了,妈妈也只好天天让我禽。我为了让妈妈放心,在学校比过去还更加努力学习,并没有因为和妈妈禽尻做爰而影响成绩,反而成了动力,各门功课都有明显长进。

後来爸爸回来了。他想自己单独住另外的房间,我和妈妈都不同意,还是让他与我和妈妈同睡一张床。和妈妈做爰时,总是先让爸爸抠摸妈妈的尻,使他从中也得到一些快慰和满足。然後我再和妈妈禽尻做爰,让妈妈达到高潮。而且多数时间,我们都是三个人一起玩。我和妈妈打情骂俏,禽尻做爰,从不背着爸爸。我们禽尻做爰时,爸爸做他力所能及的事,爸爸也很兴奋。

爸爸说他的这个主意算是想对了,省得肥水流到外人田。爸爸还说,「儿子,你算便宜了,爸爸的鸡巴没了,你倒能和你妈干这种事,爸爸只能在旁边看着,心里还真不是滋味。不过,你妈和你兴奋,我也就放心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