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上了大学,每次放假回家,同高中几个最好的哥们儿聚会喝酒的时候,我总会有意无意避开罗星的目光。“小明,我去公司办点事,你看会儿电视就去洗脸刷牙,早点睡,知道吗?”“哦——知道了。”我拖着长长的尾音,一动也不动地回答妈妈,注意力全集中在电视画面上了。随着一阵高跟鞋的脚步慢慢离去,门“砰”的一声被妈妈给关上,我转头看了看门边,确认妈妈已经出门,接着便立刻从沙发上“嗖”的一下站起,然后钻进房间,关
校园春色
校园春色
校园春色